当前位置:温州易龙健康管理社会武林中人讲述中国武术的神奇 有真功夫的人隐藏在人群中
武林中人讲述中国武术的神奇 有真功夫的人隐藏在人群中
2022-09-23

记得小时侯听过的故事,真有功夫的人,那都是行侠仗义,为民请命,真正做一些好事。那种成就感,真是无与伦比的满足。经常在头脑中想象着英雄是什么样子,或者高大魁梧,腰佩宝剑,身披斗篷,飞檐走壁……甚至站在人群中都会金光闪闪~~

怎奈何,没有身在江湖武林中的平凡人,我们也没有机会去真正的见识那些英雄的模样,只能在武侠小说中捕捉他们的身影了。

2000年12月《武魂》杂志连载了一篇真正武林中人李仲轩的文章,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武林,亲眼见证的武林,其中精彩自是不用说,有意思的是,他说真正的高手,把自己掩藏在人群中,看起来平凡无奇……他被誉为“中华武学最后一个高峰期的最后一位见证者”。

李仲轩(1915-2004),出身于天津书香门第,却性喜练武。年轻时曾先后拜北方三位拳术名家唐维禄、尚云祥、薛颠为师,探骊得珠,博采各家之长,深得形意拳之精义。三十四岁自武林退隐,身怀绝技,隐居市井数十年,和光同尘,不事张扬。晚年曾为京城西单某家商场看门谋生。只是到了辞世前的最后几年,因机缘凑合,遂向外界一位有心人全盘倾吐半个世纪前的武林旧事。其中展示了众多武术大家的言行风貌、逸闻。李仲轩口述的系列文章以连载的形式,于2000年12月由《武魂》杂志公开发表,后整理成书取名为《逝去的武林:一代形意拳大师口述历史》。

2000年12月《武魂》杂志连载了一篇真正武林中人李仲轩的文章,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武林,亲眼见证的武林,其中精彩自是不用说,有意思的是,他说真正的高手,把自己掩藏在人群中,看起来平凡无奇……他被誉为“中华武学最后一个高峰期的最后一位见证者”。

李仲轩(1915-2004),出身于天津书香门第,却性喜练武。年轻时曾先后拜北方三位拳术名家唐维禄、尚云祥、薛颠为师,探骊得珠,博采各家之长,深得形意拳之精义。三十四岁自武林退隐,身怀绝技,隐居市井数十年,和光同尘,不事张扬。晚年曾为京城西单某家商场看门谋生。只是到了辞世前的最后几年,因机缘凑合,遂向外界一位有心人全盘倾吐半个世纪前的武林旧事。其中展示了众多武术大家的言行风貌、逸闻。李仲轩口述的系列文章以连载的形式,于2000年12月由《武魂》杂志公开发表,后整理成书取名为《逝去的武林:一代形意拳大师口述历史》。

习武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长年累月地埋首苦练,究竟能达到一种什么境界呢?据李仲轩口述:“形意拳能练到什么程度呢?唐师(唐维禄)跟我打比方,说从悬崖峭壁跳下,快撞到地面时,用手在石壁上一拍,人横着飞出去了,平安无事。”就这样得到化解,妙不可言!

打架不是抱大腿

那个时代,不靠抱对方大腿而取胜,都是一发力即可把对手远远摔开去。“薛颠和师兄傅昌荣在一座两层的酒楼比武,薛颠说:"这不是一个比武的地方。"傅昌荣说:"打你不用多大的地方。"——这是是激将法,薛颠仓促出手,傅昌荣一记"回身掌"把薛颠打下了酒楼。他是从二楼栏杆上下去的,摔得很结实,看热闹的人都以为他摔坏了,不料他马上就站了起来,对酒楼上的傅昌荣说了句:"以后我找你。"便一步步走了。”这就不是花拳绣腿摆架子能解决的问题了。

薛颠此次比武失败,深以为耻,即隐居五台山独自练功,经一位百余岁名叫“虚无上人灵空长老”的老和尚指点,武艺突飞猛进。几年后,薛颠重回天津找傅昌荣交手时,薛颠的武功达到了“神变”的程度。

而傅昌荣这边也一直在长功夫,他绕着脸盆走一圈,脸盆里的水就旋起来。他迈步看似极轻却极重,脚一落地便将脸盆里的水震荡起来。这份腿功已是「举重若轻」的境界,一迈步便能伤人,若薛、傅比武,必会有一伤的。后经大师兄尚云祥出面调解,说同门师兄弟不能“斗命” ,并让薛颠接师傅李存义的班,出任天津国术馆馆长,方才了此一段公案。

武术大师睡觉 一看就醒

李仲轩所拜的第二个师傅是尚云祥,功夫亦十分了得,号称“铁脚佛”,平日里随意练一回拳,脚下的砖石皆会裂开。尚云祥无时不备的敏捷感应才是一种出神入化的绝技。

“一个夏天,一个徒弟从窗户外见到尚云祥睡觉,有寺庙里卧佛的宁静气派,生起恭敬之心,心里感慨:‘跟着尚师傅,就能学出真东西。’这时尚云祥一下就醒了,说:‘我这个人睡觉时不能让人看,人一看,就醒。’”“尚师睡觉的时候,在他身边说话、走动都没事,可只要一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,尚师傅便挺身醒了。”

这种不可思议的敏捷感应就是拳谱上说“随感而发,有触必应”,有了这种感应,哪怕睡觉时也不可能被人偷袭而遇害。

翻墙越脊与追火车

“唐维禄师父绰号"唐小猴",孙禄堂绰号"孙猴子",是说两人皆有翻墙越脊之能,两人并称为"二禄",谐音为"二鹿",是说两人皆有夜行三四百里的脚力。”

“唐师来京,为了避免施展腿功惊扰了路人,都是在宁河睡到一更天再动身,天亮时便到了北京,途中还要偷越过几道关卡。”有时唐维禄的速度还能追上火车:“形意门的怪事不敢讲。年轻时,我(李仲轩)一度住在丁志涛家。在那时,唐师给我们表演过追火车。就是让我们坐一站的火车,唐师说了:"我抄近道追你们啊。"等我们到了,见唐师在火车站等我们呢,摇着扇子,身上没汗。能抄的近道,我们都想了,抄上也不会那么快。我和丁志涛(李仲轩的师弟)都不敢说话了。”

李仲轩还举了唐维禄快步如飞的另一个例子,说在日军侵占京津时期,唐维禄在京津两地往返,夜里手拎灯笼,避开关卡走野地,有时快成一条线,沿途设卡的伪军远远见了,就知道是唐师傅来了,他们不开枪。笔者当时问:“要是开枪呢?”李老说:“开枪了也打不着。以前开过枪,枪一响,唐师傅就有了办法。”

能追火车与躲闪远距离开枪,乍闻之下,连笔者都无法信以为真,但像李仲轩这样一位终身信守诺言不敢稍稍有违师训的武林前辈,为人处事朴实敦厚,古风犹存,决非是时下惯见的打诳语的角儿。信乎不信乎?

或许八卦拳名家孙禄堂的腿功及速度可以提供一些参照:“孙禄堂的腿功,是新闻事件。他和段祺瑞坐敞篷汽车,逆风而行,车速很快。段祺瑞头上戴着巴拿马草帽,被风吹走。孙禄堂跳下车追到草帽后再追汽车,司机还没意识到有人跳车,他就已经回到车上 。”

一口水就能喷个跟头

李仲轩说:“旧时代练武人时兴访人,练成了就四处走,谁出名就找谁……有个壮武师,访到一个老头,老头说:"我多大岁数了,不比了。"壮武师非要比,这时有个人挑了两桶水过来,老头说:"那就比吧,可你得容我喝口水。"拦住了挑水人,没想到老头一喝就喝了一桶桶水,壮武师看呆了,老头猛一张嘴,一口水把壮武师喷倒在地。”

“我没见过练形意的人练这东西,原本以为是传说,但一次看戏,发现评剧名角高月楼在舞台上表演这个。他在台下也表演,一口水能喷出去很远,离他一步距离,挨他一口水,等于挨一个小拳头。”

发拳钉人

“唐师有个徒弟叫丁志涛,被称为"津东大侠"。天津东边两个村子争水,即将演变成武打,丁志涛去了。动手的人过来,他一发劲打得那人直愣愣站住,几秒钟都抬不了脚,这是形意的劈拳劲,一掌兜下去,能把人"钉"在地上。他"钉"了十几个人,就制止了这场武斗,也因此成名。”

卖油条、制眼镜的人竟是武林高手

真正的武功高手,虽然身怀绝技,但是却经常隐藏在人群之中。就像传说中的文殊菩萨,常在五台山化作乞丐或老者。

“尚师早年是做帽子的,晚年生活来源的一部分是徒弟单广钦的资助,单广钦做水果,糕点生意。”

唐维禄有个师兄叫张景富,绰号“果子张”,“以炸油条为生,是曾任清宫武术教习申万林的弟子”。

八卦拳名家程廷华以制眼镜为生,在北京崇文门外开个眼镜铺,江湖上称为“眼镜程”。

李仲轩的师弟丁志涛是杀猪的屠夫。

八卦门中还有个点穴高手,称“武功与 程廷华相当,绰号"煤子马",卖煤球的”。

当然,也有气宇轩昂不隐居的高手,如形意拳大师李存义,曾在两江总督刘坤一麾下任武官,训练士兵,屡建功绩。

再如将形意,八卦,太极三家武艺合冶一炉,创立孙氏太极拳的孙禄堂,曾被民国徐世昌聘入总统府,出任武宣官,有“虎头少保,天下第一手”的美誉。

从一位真正的武林中人的视角,为我们呈现出的武林,这其中的精彩真的没有让我们失望。但若真想成为武林中有成就的人,“冬练三九夏练三伏”的辛苦付出,有几个人能做到呢?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